《思想坦克》韩国瑜真是最强蓝血人吗?(下)

分类:领域滚动 240赞 2020-06-10 818次浏览
《思想坦克》韩国瑜真是最强蓝血人吗?(下)

本文作者为江昺仑,原文标题:韩国瑜真是最强蓝血人吗?(下),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。

《思想坦克》韩国瑜真是最强蓝血人吗?(下)

不久之后,民进党持续对柯文哲施压,韩国瑜藉故辞职去参选国民党党主席,柯文哲只好忍痛放手(本来甚至要韩当副市长)。之后又发生吴音宁事件,各方媒体围攻北农光明顶,透过攻击吴音宁,也成就了「卖菜郎」的光环。

但为什幺国民党支持者这幺兴奋?

问题在于,过去国民党长期垄断权力,政坛也大多是外省人的政治菁英;而民进党因为出身社会运动,表面上草根性比较强。所以九〇年代的台湾社会普遍有一种刻板印象,就是「民进党支持者都是中下阶层,国民党比较偏白领阶级」。民进党籍民意代表如果在国会言行过激,就可以给他们贴上「没水準」及「暴力政党」的标籤。

以新潮流为例,民进党在九〇年代后开始培养新世代人才,包含后野百合的一批知识青年,诸如林佳龙、郑文灿、郑丽君及陈其迈等等,都是这个世代的人,是承接美丽岛世代的接班梯队。

他们共同特色都是非常斯文,没有上一辈的「草莽」气质。

当然,国民党也有自己的青年人才培训库,例如青年团等等,徐巧芯就是青年团总团长出身。过去马英九时代为了跟民进党一较高下,大量启用了「辩论圈」出身的年轻人。例如第二届的团长,国民党最年轻的中常委(青年团团长为当然中常委)黄执中,他就是学生辩论圈内的传奇人物。黄执中本人也曾指出,国民党论述能力比不上民进党,所以要培养有论辩能力的年轻人加入。

政党两次轮替之间,蓝绿两党发展轨迹刚好相反。民进党想要摆脱草根形象,所以接班梯队都比较偏向菁英型态;而国民党也力求转型,不再依赖马英九时代的贵族形象,所以希望能找到「战力强」的年轻人加入,直白来说就是要找会吵架的人来助阵。

没想到历史非常讽刺,国民党新一代的连胜文或蒋万安还没有能力接棒,异军突起的韩国瑜就填补了这个空缺。2018 年高雄市长选举,斯文形象的陈其迈,对上「草莽」的韩国瑜,反而屈居下风。蓝营支持者乐见韩国瑜「妙语如珠」,完全摆脱马英九时代的菁英包袱,于是就出现了两党间刻板印象的巨大翻转。

或许韩国瑜代表的,就是国民党基层对于马英九时代「温吞」形象的反弹。支持者从2014年佔领立法院事件之后,感觉吃了一股无法发洩的闷亏,直到韩国瑜爆破性的登场,才彷彿找到救世主一般地兴奋。如同那位参加韩国瑜造势大会上的大叔,高喊:「这(国旗)!这多久没看到了?…‥我们的国家都不见啦!我们的国家快不见了!」

每个人都有自身的认同,当混乱或被否定,就会产生焦虑。国旗大叔的语言不能用字面上来解释,因为亲中的国民党,也很可能走向统一,让中华民国「消失不见」。所以与其说韩国瑜擅长庶民语言,不如说是蓝营与保守派面对民进党完全执政,产生认同焦虑,并藉由韩国瑜带来集体的「复仇感」比较恰当。简单说,就是复仇者联盟。如果同样一套庶民语言,让朱立伦或王金平说出来,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。

题外话,靠着时势崛起,而非本身的能力,就必须要有强大的后勤部队。柯文哲在第一次参选的时候,泛进步阵营全力支持,柯文哲也充分授权给幕僚操作,所以包装得非常漂亮,让他可以不断失言又保持进步形象。但近日柯文哲在六四贴文之后说:「那是幕僚叫我写的。」出现这种矛盾,柯文哲可能要跟后勤部队多多加强沟通。

回到韩国瑜,他的声势虽然来得又快又强,他又不愿踩下煞车,首当其冲就是要直接跟蓝营候选人对撞,王金平不再参加初选就是显例。郭台铭、朱立伦以及其他山头(马英九、王金平与吴敦义等)各自代表蓝营不同的社群观点,比方郭台铭就代表广大的经济选民。

过去韩国瑜喊出「经济一百,政治零分」,但观察他身为高雄市长的作为,表现出来的却是高度的政治展演性格,市民所期待的经济奇蹟,大概只反映在房价上涨。而郭台铭参选之后,这些选民又找到更可靠(但不见得更实际)的寄託对象,与其相信发大财的梦想,不如直接初选支持「白手起家」的台湾首富。

《思想坦克》韩国瑜真是最强蓝血人吗?(下)

火车头已经冲了出去,后勤部队呢?韩国瑜当选市长之后,潘恆旭和王浅秋算是重要的后勤幕僚,但他没有遵照潘恆旭「高筑墙、广积粮、缓称王」的建议。以中华文化的观点来看,韩阵营过度自信,认定自己会是朱元璋,但在没有广结善缘之下,很有可能会变成陈友谅。

而且笔者认为,其中「高筑墙」最为重要,就是说韩国瑜目前的本阵是在高雄市,但他的基础还很薄弱,尤其是议会方面还没有完全磨合。在会期最后一天,跟民进党议员在口角中结束,更是下下之策。如果韩国瑜想要在高雄埋锅造饭、长期抗战,那幺跟在野党议员拉扯抗衡是有必要的。韩国瑜想要在八月之后问鼎总统宝座,势必全台到处跑行程,如果没有先安抚议会,那今年市政的不确定性就会变很高。

地方议员都是靠市府的各种补助及资本门预算(工程款)在吃穿。如果韩国瑜无法亲自统筹议员的大小需求,在地方的影响力很快就会流失,议员和里长配合意愿会越来越低。就像去年选前宜兰、台南及高雄只有代理首长坐镇,最终导致选情拉不上来一样。

目前韩国瑜在高雄的民调已经拉起了警报,连登革热疫情都恰好大爆发(顺带一提,2015 年台南登革热疫情大爆发的时候,也恰好是赖清德拒绝进议会之际,当然这时间点可能是巧合),韩国瑜如果不再赶快回防高雄,展现执政魄力,很有可能初选通过之后,本阵会最早出现动乱。最后韩国瑜的空气票,很有可能就会回到柯文哲的手上。

由上所述,韩国瑜会是国民党最强的人选吗?变数应该还是非常大。本文的彩蛋是,朱立伦大概会是国民党最稳定的候选人,他能保持一定稳健的中美关係(毕竟美国人曾经很保护他),而朱立伦的身家背景也早就在历次选战中被检视得差不多了。加上十几年的地方首长经验,有相当的后勤资源,与地方派系还有媒体的关係也都保持良好,就不会像是郭台铭或者韩国瑜一样充满不确定因素。